-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刘淑芬。

趁还想的起来说一说刘淑芬。

我发现自己很难用一个词语去完全概括她,这不仅是因为我自身人生阅历的贫瘠,也是因为这样一个人物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所具有的复杂性。

通常来说在电影里我们能看见这个人物是什么样的形象取决于导演想让我们看见他是什么形象,所以随着剧情的推进我对刘淑芬的印象一再转变,可恨,可悲,又可恨,最后竟然还是可悲。

不得不说刘淑芬仍然是一位非常传统的女性,相夫教子,当然她都没能做到,但这么做起码是她心目中最重要的事情。丈夫是他的全部,更可怕的是她对她的丈夫有一种单方面的炙热的而且渴望回报的感情。打他,骂他,包括最后残害王敏佳,都是出于这样的感情。

可惜她的丈夫并不爱她。

当一个女人在孤单之中沉沦太久,她必然陷入多疑的深渊。也许看见那封信后她的本意并非怀疑王敏佳,她只是需要一个情感的出口,至于是是谁,怎么样,她不在乎。

这当然是一种病态。

所以当她愤怒地质控王敏佳为什么勾引她的丈夫时,她每一个字都在绝望地喊:“为什么我的丈夫不爱我?”
这也是一种病态,她陷入某种狂热之中,王敏佳成为了那只替罪羊,她对她丈夫的无动于衷心有不忿,但她不能恨她,她只好恨王敏佳。她需要像自己证明他的丈夫不爱她并非是因为她自身的原因,只是因为有一个小三。

开批斗会的时候她一直没有什么高兴或者快意的样子,因为王敏佳的“伏诛”并没有使她得到什么解脱,她的丈夫仍然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后来她发现王敏佳死了,她的逃跑不是愧疚,是慌张,她杀了人。

我们可以说刘淑芬是个被爱情和执念束缚的人,当她跳井的时候,我想,可能在她看来这只是一种殉情的方式,而非对王敏佳的补偿。

巷子里她的丈夫错开身饶过她离开,啪的一下最后一根稻草就断了。

刘淑芬是一个缩影,痴迷,狂热,猜疑,悲情。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反过来讲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也同样成立。这才是那个荒唐的时代,可怜的就是可恨的,害人的也是被害的,最后可怜的死了,可恨的死了,被害的死了,害人的也死了。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赶紧。”

评论(2)
热度(26)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