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恋与/四人]关于求婚

-依旧是不高兴正经码字只想摸鱼的一天

-洛洛的大家随便看看脑补一下就好

——

许墨

她照例去实验室等他下班,他忙完一阵,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个小小的盒子。

“知道这是什么吗?”他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这种大小的盒子……很像是……她呼吸有点快,眼睛稍稍睁大。

许墨把小姑娘的反应尽收眼底,摸摸她的头,说:“很聪明,确实是戒指。”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银白色的戒指,样式朴素,没有镶钻。不像是银,说铁也有点不靠谱。

“不要嫌弃它。”许墨牵过她的手帮她戴上,“是一枚钛做的戒指,抗腐蚀性和硬度都非常不错,如果非要俗气地论市价,它大概比钻石贵那么一点点。”“

不要在意这些。我送你一枚戒指,你我恒久远。”

白起

起风了。窗外的柳条向风吹的方向扬起,偶尔带走几片琐琐碎碎的叶子。

难得白起轮休,带着你来到城郊的湖畔,那里没有商业气息,少了呛人的红尘烟火味,只剩下安详和属于远方的宁静。

他难得没有穿那件浅蓝色的牛仔服,认认真真穿了浅绿色的衬衫和藏青的西装外套,没有骑那辆陪了他很多年的摩托,和她一起换乘好几辆公交,最后骑自行车到了湖边。

香樟树下两辆自行车靠在一起,就像她这一刻闭上眼偎着他的肩,感觉到对岸迎春花香拂面。

风大了一些,她有点不明就里,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捂住了眼睛。

手上传来柳叶的触感。睁开眼睛才发现他半跪在她面前,珍重地为她戴上一枚用柳叶编成的戒指。“柳叶会枯萎,爱不会。”

李泽言

他最近忙的不行,偶尔才有时间腾出空来带你去souvenir吃点什么。

呈上来的居然只有一颗简简单单的布丁,以往他总是很喜欢把布丁做出各种乱七八糟的花样,今天他是……太累了?

一定是太累了吧。她用勺子一口口舀着布丁神思飞出天外,没注意到店里的灯已经就剩了她头顶那一盏。

李泽言好像暂时关掉了自己的毒舌开关,只是很温柔、很温柔地看她。

忽然咬到一个硬质的东西,舌尖舔一舔,一个环。

她急急忙忙把东西吐出来,居然是颗戒指,顶上一颗小小的钻石在灯的光芒下发出渺小微弱的光,颜色是幽幽的冰蓝色,安静又美好。

她抬头望他,他才不自然地咳了一声。

“并不贵。”他说,“我完全有能力买更好的。我只是想,当老去那一天,身外之物都不在的时候,这粒戒指还会在,你还会在。”


周棋洛

洛洛我是真的不会写,但是我脑补了几个套路就让我难以fu吸了

常规操作:在颁奖典礼拿到影帝时向女主求婚

进阶版:暗箱操作让女主给他颁奖然后求婚然后两个人给全国发狗粮

再不济他不带口罩去首饰店陪女主买个超漂亮的戒指然后温柔的给她戴上也足以迷倒一票女粉了啊!!!

评论(8)
热度(139)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