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恋与/四人]对立

-黑化男主,私设女主,就是自己写个爽

-没有逻辑,不要细究

——

许墨-学术观点的反对者


最近脑科学界多了一桩奇怪的乐事,有两个人在学界顶尖的学术杂志《寻迹》上对喷。对喷倒也说不上,毕竟双方都是彬彬有礼地拿着实验数据写了严谨的论文通过正规渠道刊载在杂志上的。

教授们也乐得多了茶余饭后谈资,好奇这一男一女能辩驳出个什么名堂来。

-

她室内空调开的有些过分的暖和,她脱了白大褂,一个人靠在窗边,独自拿着实验数据板发呆,眉峰不由自主蹙紧。实验步骤和数据采集都完全正确,怎么会得不出想要的要求?

“你从立项的时候设置的这个变量就完全错误了。”许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微蹲在你面前,抽走数据板指着其中一项指标,眉眼弯弯,好像只是在告诉她,要红灯停绿灯行。

她颓然地歪着头,眼神像是失望又像是倔强:“那你何不一开始就告诉我?在杂志上与我辩了这么久,最后看我闹个大笑话,你开心么?”

“我一开始并不敢确定是这个变量的问题。”许墨对她从不缺少耐心,迎着阳光,她拢起女孩的碎发,“另外我也想知道……我的小姑娘到底长大成什么样了。”

她似有动容,却还是不语。

他站起身来,挡住了一室冰冷的仪器,俯身吻在她发顶:“没事,路还很长,还有很久,我不介意停下一会儿等你。”



白起-警匪


她终于落网了,他亲自下的手。

漂亮的短发淋了雨像是被狗啃过,眼睛里水光盈盈,却不是泪水。

她带着手铐,头低垂着,拨弄那根端端的锁链,很安静,乖的不像是能单挑三个特警的那个女武神。

白起申请去探望了她一次,看着她的眼睛,嘴型张合,最后只有叹息。

“别说没用的鬼话。”她笑得带了点艳色,用脚尖轻轻踢他的膝盖,声音也哀婉,“别说回头是岸。我知道你是我的港口,所以你不能渡我。”

轻风起了,白起蒙住她的眼睛:“不要说话。”“此刻不要有心事,以吻封缄。”



李泽言-商业竞争者


世事凉薄,总是树倒猢狲散,人走茶便凉。她看着破败的公司,冷清的大厅,和急匆匆撤走的员工。

她不后悔和李泽言斗到一无所有,只是有点说不清的遗憾。是因为失去了手中的资本而失去了合同竞争的资格吗?她不知道。

也许明天报纸就刊登xx公司倒闭的新闻,所有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都即将戳着她的脊梁骨笑她。

毕竟是个女孩子,再怎么像女强人,也丢不掉一点软弱的本性,她站在顶楼,一摸脸,一把湿润。她明明也没有很难过。

不知道李泽言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语气清淡又嘲讽:“这就不行了。”

可不是么,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豁达和轻松一些:“是啊,不行了。”

忽然被逼到墙角,她抿着嘴唇抬头看他,声音隐隐有哭腔:“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一根手指抵在唇上,他们近距离地四目相对,良久他抽开手指,终于不带克制地撬开了她的齿关。“想这样。”



周棋洛-同行


演员之间,同行就是竞争者,优胜劣汰,她只能无力地接受自己被雪藏这个事实。

娱乐圈日新月异,长江后浪推前浪,朝代更迭速度极快。她只不过是千千万万条搁浅的鱼的其中之一。

失败使她无法直视光芒四射的周棋洛,他的安慰听在耳朵里变了质。

“不一定非要做演员啊……其他行业也很好啊。”

“我不是不适合做演员,我只是不适应这个娱乐圈,不适应这些潜规则。”她摇摇头,语气发苦。

“我也许能帮你?”

“嗯?”

“邀请你接受来自周棋洛的潜规则。”

“周太太?”

评论(5)
热度(153)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