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暮雨黄昏。

-一个乖巧天写作原因是昨天在路口等爸爸半小时未遂

-一个场景描写小练笔

——

黄少天撑着伞在等喻文州。

冬天的六七点,天色已经晚了,晚高峰时候人流量巨大,红灯绿灯之间车辆行人碌碌无为,只有他一个站在原地。

喻文州没带伞,他等他一起打车回家。

雨渐渐下大了,风一吹便是飘摇,颇有斜风骤雨的气氛。路灯下一丝一丝的雨帘幕一般,受了风又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想前涌去。

几簇浪花涌到他脚边,悄无声息地打湿了裤管和其他伞遮不到的地方。又一次绿灯,身旁踩着高跟,提了提拎包,艰难地、蹬蹬地向前走去,脚跟跺起一簇又一簇小花,很快湮灭。

灯光照着沥青的路面,雨水溅黑黢黢的地上,昙花一样生出细长的花瓣,优优弱弱的,眨眼的功夫又温柔地萎去。

微信消息还停留在十分钟前,聊天背景是带着耳机捂住奶茶取暖的喻文州。

轮胎碾过水塘的私家车停在他面前,司机摇下车窗露出谄媚的笑脸,小心翼翼地问:“小伙子上车吧?送你一程!”

黄少天礼貌地摇了摇头,意思是不了。司机的脸垮下来,又摇上车窗,碾着水塘走了。

他还在等。

喻文州冒雨来的时候西装已经微湿,发梢有水珠顺着往下掉,看见自家的男孩子难得安静地在交通灯和路灯的辉映下等他,心头发热。他快步走上前去,欲要解释:“少天我……”

“怎么还说这些有的没的。”黄少天歪着头,好像对于他的话很困惑,“回家了。”

评论(3)
热度(21)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