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怀念夏天。

西瓜味儿的黄少天
和薄荷味儿的喻文州
放在一起
就是夏天的味道
有一点凉
远离了浮躁的暑热
又很清甜
调匀了人生的苦气
西瓜籽埋在地里
长出了薄荷叶
就像黄少天吧唧一口
咬到了喻文州柔软的嘴唇

可是夏天已经过去了
只剩下蜿蜒的西瓜藤
和枯萎的薄荷茎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仍仅仅缠绕在一起
等着腐烂成泥
等着来年春天还有新生

——

依然深夜瞎几把写。

一到晚上就颓。

评论
热度(13)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