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喻黄]绿松石行动

-卢旺达大屠杀paro,军官喻x士兵黄,注释比较多,背景方面有疑问请问我,毕竟还是第一次写这种paro

-这周肝结题所以更的少

——

螺旋桨隆隆的轰鸣声已经持续不断地响了一个多小时,不仔细听还以为子弹一颗颗轻飘飘地“噗嗤噗嗤”地射出去。高空的气温不算高,可十多个人硬生生挤在这狭小的机舱里,即使不能与沙丁鱼罐头媲美,也足以让人感到气闷而心烦意乱。

一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窝在这么点地方里,难免有点不安分的心思,却碍着纪律一个个抱着枪板着脸,偶尔眼梢漏出一丝浮动的躁气。面面相觑半晌,黄少天这个平时最没规矩的率先扯开了军装最上面那颗扣子,扯着领口散热,眼睛斜瞟一眼仍然坐得端正的喻文州,低着声音嘟囔:“热死了热死了。”还觉得不过瘾,一把把帽子摘下来当扇子来挥,居然也有三分风月公子哥儿的风流艳相。

一舱人看他摘了帽子,陆陆续续都松散起来,挠头的挠头,揉肩的揉肩,空气中好像擦出了细小的火花,有什么东西突然就活跃起来了。宋晓抖了抖眉毛,郑轩则整个人稍往后仰了仰,手无意识地来回搓,说:“真不明白,人家不过是国家内乱,撤个侨不就得了,哪用得着派这么多人过去?”

“你懂什么?”黄少天哈的笑了一声,“报纸上冠冕堂皇地写种族冲突[1],实际上谁看不出来那边搞的根本就是一场种族灭绝大屠杀?要是单撤侨估计还真没这么大动静,听说政府那里还跟安理会要了授权[2],估计是要搞点动作的。”

他的消息渠道算是灵通的,若是一味相信媒体的乌合之众,此刻必然还蒙在鼓中。郑轩沉默了一会儿,张了张嘴,最后说:“倒没见美国有什么动作。”

美国?黄少天的笑容愈大了,语气也轻快:“美国佬刚刚在索马里栽了大跟头[3],克林顿这会儿约摸快被国内的口水淹死了,世界警察哪敢还跑到卢旺达这种复杂的地方去横插一脚?”

他讽刺的明显,旁边喻文州听他说完,才点了一句:“少天,有些话点到为止。”

“是。”黄少天拖着尾音,并不怎么在乎,“军人不妄议政,我懂。”

于是机舱里又像开头一样沉默了下来。“灭绝”“屠杀”是绝对敏感的词语,玻璃一样一碰就碎了一地,到底是在和平的锦绣堆里养大的孩子,二战硝烟远去,即使东欧剧变也没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

他们并非第一次执行维和行动,也并非畏死,只是这样带着野蛮的鲜血的笔画,想起来总让人一个哆嗦。

黄少天这样胡想着,忽然感觉有一只手轻轻搁在他肩上。喻文州安抚性地对他笑了笑,随后把手收了回来。

他懂他的紧张。

等飞机降落的时候,已经到傍晚了。火烧云远远地挂着,玫瑰色的天空神秘而浪漫,完全不同于法国时那沉静而低浅的灰蓝色,地平线的地方隐隐泛着一道苍绿色,是东非高原特有的草原。

机场非常捡漏,更像是把几块停机坪凑在一起,跑道也很短,满眼都是滚滚黄土,有几个持枪的士兵站在旁边,前面插着一杆蓝色的气质。

“联合国么?”有人喃喃。

“是的,联合国先遣维和部队已经先于我们到达并且开始执行维和任务了。”喻文州眉宇间一贯的沉静。

“据说为了保护总理女士,已经牺牲了好几个人[4]。”

所有人心里俱是一震,维和士兵的牺牲并不像双方交战后各有死伤一样,维和部队代表着联合国安理会以及背后的五大国,一旦有人上网,特别是死于故意杀害,问题的严重性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喻文州走出舱门和为首的士官握手。

“绿松石三队,喻文州,问候您。”

“问候您,维和部队约纳斯。”三十多岁的大叔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笑意,胡茬看得出已经几天没有认真修理,眼袋有点重,手指熏得发黑,可以看出最近在一管一管地抽烟。

远处忽然嘣的一声。喻文州的神经崩起来,维和部队的反应却远比他更快,一不过一眨眼,一队人已经散开去,枪口齐齐对准某一个方向。

“死在安全区边境的图西族人[5],今天已经是第三个了。”约纳斯站在一旁,摇头叹息。

倒在地上那个图西族人艰难地抬起头,凝视那面联合国的旗帜,绝望与怨气一样浓重,最后化为不甘垂下了头。

拿着把猎枪的胡图族小个子油滑地笑着,对喻文州他们吹了个口哨,阴阳怪气地开口:“别介意,我们杀个人,内部解决就行。”

既含着对生命的轻贱,又透露出对外来人的敌视。

他们也许咽不下这口气,却也只能憋着,只因为他们是维和部队,他们被禁止在这种情况下开枪。落日之中,那几个人的背影居然也有几分滑稽的孤勇。

约纳斯看着他们远去,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把枪放下。他回头看到几个年轻的法国小伙子不安的脸庞,并未出声安慰,大概是觉得这是他们初来乍到必经的洗礼。毕竟怀揣着一颗柔软心肠,谁也不可能在这片动荡的土地上保全自己。

他向喻文州点点头,说:“上级之前下过命令,我们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车辆,明日一早,你们就立刻驱车前往西部和将军汇合。”

喻文州摇头:“不,我们今晚就过去。”

约纳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觉得晚上流的血会少么?”

“当然不。”喻文州说,“白天反而目标过于明显,在这里支帐篷也不够安全,不如趁夜往西部去。”

最后商量来商量去,约纳斯给了他们一辆越野车,统一他们在晚饭后就离开。

晚饭是干巴巴干巴巴的压缩饼干,纯净的水都不够,黄少天凑在喻文州身旁,问他怎么回事。喻文州“嘘”了一声,道:“我们一队人在这里,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负担。维和部队的限制远比我们要多,到时候大家都不方便。”

黄少天“哦”了一声,没有对这个话题表现出过多的兴趣,继续啃压缩饼干。

夜幕降临,草原和低矮的灌木都淹没在黑暗中不可见,只有归鸟和稀疏的星还留在天幕。

一队人迅速地上了车,并且坚持没要约纳斯馈赠的物资。

宋晓熟练地踩下油门,马达声在空旷的地方格外刺耳,来送别的约纳斯看起来忧虑重重,却还是站定在那里向他们挥手。喻文州微笑回敬,另一只手却轻轻拍了拍身边的黄少天。

他心领神会,悄然换上了弹夹。

在约纳斯成为一个视线中的点之前最后一刻,黄少天果断地举起了枪,击中了他身后的一个人,正是白天那个胡图族小胡子,他拿着一把手枪,还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姿势。

“再见,长官!愿你一切顺利——”黄少天喊。

——————————

[1]当时很多西方媒体都把正在发生的种族屠杀当做非洲常见 的 “ 部族冲突 ”, 因而事件初期没有引起公众的关注 。

[2]6月21日,法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一项向卢旺达派兵的决议草案。22日,安理会以10票赞成,5票弃权通过这项决议,并同意军事行动由法国负责,经费也由法国承担。

[3]大屠杀之后,美国依然没有什么行动,之前因为美国在索马里维和行动中,介入当地的争端,损失惨重,所以一度对联合国的维和行动小心谨慎,这时它并不想扮演世界警察的角色。在官方文件和媒体报刊上, 也禁止使用 “ 种族灭绝 ” 一词,因为根据《联合国防止和惩治种族灭绝罪公约》,一旦发生种族灭绝,美国就有责任采取救援行动 。

[4]卢旺达总理乌维林吉伊玛纳女士呼吁联合国提供援助,并准备去国家电台发布消息 稳定局势,不过去电视台的路已被封锁,随后在前往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避难途中,总统卫队将其抓走并杀害,试图保护卢旺达总理的十名比利时维和士兵也在放下武器后被残忍杀害 。 

[5]在一定程度上可将卢旺达大屠杀理解为胡图族对于图西族的灭绝活动。


评论
热度(22)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