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叶橙]梦中的婚礼

-其实本来是想塞玻璃渣的,后来不存在了,安心塞糖

——

人一到三十岁,无论性别,就已经自动被归为“剩下”的那一群。叶修刚挂掉一个家里的电话,就看见陈果戏谑的眼神。


“哟,家里又催婚呐?”

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叶修点点头,难得没怼回去,熟练地从兜里掏了根烟,正要转过头去避风点火,被陈果一把把打火机抢了过去。

“去去去,网吧都禁烟几年了还治不住你这个老烟民,沐沐一天不在你就一天戒不了是吧。”

戒烟这个话题交给陈果,她能碎碎地跟你念很久,从当初叶修刚入网吧坏她规矩一直到电脑桌前从不缺烟灰。但今天她自己也意识到说漏嘴了,提到苏沐橙的名字,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H市秋天的风不算凉,但每一缕都往人心窝子里钻。

叶修丢了烟,把手插回兜里,神色没什么波动:“是啊,沐橙不在,这事就比较难办。”

苏沐橙退役两年,去了西藏支教。她说她看了许多小桥流水,吴侬软语,总想去更高远的地方,看看长天鹰击,看澄澈碧蓝的天,看苍凉无垠的地。

那阵子正好网上的营销号扒出了苏沐秋的生前经历,正是议论的最火的时候,其中不乏难听的风言风语。叶修和苏沐橙都没有表态,但叶修心里明白,作为血亲,苏沐橙收到的影响怕是更大。她被冠上“传奇神枪的妹妹”的称号,捧得很高,但比赛中稍有失误,就立刻被指责对不起其兄。

她曾经窝在网吧的沙发里,整个人缩成一团,只是勉强地笑:“总算有人知道哥哥了,我替他分担一点指责,又算什么呢。”

最后睡着的时候,叶修听见她低低地念叨:“要是哥哥在就好了。”

他忍不住心酸。任何事他都可以毫不犹豫地挡在她身前,护住她不受一点儿风浪。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

他只要站出来说一句话,就会被当成和苏沐橙的对比,引发对她的进一步攻击。

无能为力比尽事听命更让人无奈,他只能看着他掌心里的小姑娘被风浪拍打得直不起腰来。

那次叶修沉默地坐了一宿,没抽烟,口袋里是原本准备好的求婚戒指。

不合适,时机不合适。

苏沐橙没能撑过这个赛季,赛季结束之后,她匆忙宣布了退役。她注销了微博,不再看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最后一次她拖着行李箱站在网吧前面,笑容里还是带着疲惫:“据说高的地方离天更近,那里可能离哥哥近一点吧。”

走之前她抱了抱叶修,是那种很轻很轻的拥抱。

“你要好好的。”

“你也要好。”

那枚戒指在叶修口袋里就这么躺了两年,叶修也不把它拿出来看,只是没事摸摸他的形状。

就像他的小姑娘,看不见她,但是看天上的云飘到头顶,就知道她此刻在笑。

两年来他推拒了家里安排的无数相亲,却也从没跟苏沐橙提过什么。

她和她哥一样爱自由,一枚戒指不应该是捆住她一生的幌子。

听说苏沐橙这个月换了个学校当老师,他还在陈果的网吧无所事事当闲人网管,日夜颠倒,没事做一个一戳就破的白日梦。

梦里他穿着白西装。

漫天都是玫瑰瓣儿,轻盈地铺了一地。苏沐橙歪着头,神色有点懵懂,但但是浅笑着把手交给他。他们偎着肩,一步一步缓慢地走过玫瑰地毯,走过忘不尽的草原。

尽头是天空。

醒来外面有点吵,他慢慢地坐起来,靠在床头。

陈果的声音有点兴奋,喊的好像是什么“沐沐”。

沐沐?

叶修这时候反而有点迟钝了,转过头,日思夜想的姑娘正靠在门口。

是她。

是她呀。

那个以前活泼的软软的小姑娘,如今带着她的铠甲回来了。

两个人相对望着,中间不过几步的距离,谁都没有先动。

半晌苏沐橙“噗”的一声先笑开了,扔了行李就扑到他怀里,仰着头问他:“我回来了,有礼物吗?”

“我刚睡醒,哪来的礼物?”

“那不和你好了——”

“别别别。你去掏我大衣左口袋里那个盒子。”

苏沐橙怎么也没想到掏出来个戒指,不是不惊喜,这个时候她倒是有点小犯蠢。

“啊?我的?”

“你的呀。”

“这样啊——”她拖着长长的尾音,“那好吧——”

“勉强答应你啦。”

评论(6)
热度(78)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