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朽心可折-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高三暂不接稿

[喻黄]白茶清欢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你回来了”A1

——

十五赛季,蓝雨终于全面开启了卢瀚文时代,随着队长喻文州的退役,人们都开始期待这支老牌劲旅会在这位弱冠少年手中焕发出怎样的新光。

昔日蓝雨双核时代终于完全终结,喻文州退役后作为冯宪君看中的人才留任联盟总部,不时会出席联盟的发布会,但总而言之在公众场合看到他的机会少了很多。

这时候人们才猛然想起来,蓝雨双核的另外一个人,曾经被誉为剑圣的黄少天,已经淡出大众视野长达两年之多。

除了他退役后第三个月被人拍到一张在雷克雅未克某餐厅候餐的照片之外,这两年几乎不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他的任何踪迹。

当一个曾经话很多的人长时间沉默下来之后,人们的怀念将愈发汹涌,有粉丝坚持天天在他最后一条微博下留言,从未得到任何答复。

在这个大媒体时代,只要他不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喻文州有一段时间是大概知道黄少天在哪里的,知道他先飞了冰岛,然后辗转欧洲,最后在东南亚游荡。

后来因为喻文州退役的事情两个人吵了一架,他赌气就不再给喻文州汇报行踪了。

到这里就断了黄少天的消息。

喻文州不是没有过怨气,那么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前几天还嬉皮笑脸地告诉他要给他带世界各地的特产,过几天就没了消息。但他一坐到办公桌前,看着冷冰冰的电脑桌面,就想,也好,抛开一切纠缠在自己的江湖上走一遭,他鲜活的人生才算真正完满。

偶尔看到他朋友圈里一张没有定位的风景照,喻文州从不评论,只是点一个赞,就好像告诉他,我还在。

京城的风冷而干冽,街边的灌木丛都凋敝了,只是干枯而突兀的枝桠,徒劳地向上伸着,还在做无谓的挣扎。清洁工人一扫把下去,扬尘中飘起最后一片萎去的落叶。

喻文州一脚才上去,咔擦一声脆响。他不由得拉了拉口罩,他如今还算半个公众人物,要是被哪个粉丝认出来,还能小小地引起一波轰动。

到底比不得当年了,第六赛季那个暑假,他和黄少天几乎两个月没有出门,一出小区,就怕是一场血雨腥风。冬天的时候黄少天会带个猫儿,假装是初中的男孩子……

联盟大楼在雾霾中若隐若现,喻文州的思绪飘到外面去。他上次拍照的那个村庄,空气应该还不错?

左右他待着舒服就成。

回过神竟然已经在大楼前面了。保安大叔点了跟烟,笑着问候他:“喻队午休回来了啊。”

再次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一时间竟然有点恍惚,他挥挥手:“我退役啦,叫小喻或者文州就行。”

离开里比赛场的日子难免单调而刻板,日渐西山,喻文州做完最后一份文书,轻轻吁一口气,合上电脑,走到门口去开灯,灯亮起的那一刻他忽然被人压在墙上。

鼻尖嗅到淡淡果木香味。

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的人笑嘻嘻地嚷:“壁咚!”

不由也跟着他笑起来。

他已经多久没有见到他了?27个月,或者更久一些?他还是喜欢反戴一顶鸭舌帽,穿不扣扣子的衬衫,把自己扮成嘻哈少年的模样。

不过好像晒黑了一点,改掉了一笑就弯眼睛的习惯,挑一挑唇角,似乎也是另一种风情。

暖气关了,室内渐渐冷下来,但两个人脸上都染着红,一个因为热气,一个因为兴奋。

他口气平常地问:“你回来啦?”

“是啊,回来了。”他回之以莞尔。

评论(8)
热度(84)

© -朽心可折- | Powered by LOFTER